不要老想从零开始

        小的时候,父亲曾经因为工作有很长一段时间住在外地,有一次,他说想儿子了,让我给他写封信,我非常兴奋,拿起笔和纸,认认真真地开始,我希望我这封信能够写的工工整整。

        但是很快,我发现写了错别字,于是,撕下了这一片,又重头开始,就这样,只要写了错别字,我就撕下这片纸,一切从零开始,因为我想要写一封没有缺憾的信。

        纸一片一片撕下,等到一摞信纸的最后一片也被扔到了一边,信竟然还没有开始,此时才发现,一摞信纸提供的100个良好开局,却写不好一封信。

        父亲告诉我,害怕犯错误的人,也做不成事情。

        总希望自己能够做出完美的事情,但却忽略了,完美是通过一系列缺憾铺垫的,当超越昨天的时候,昨天实际上在脚下。天鹅湖小姐漂亮的舞鞋底下是厚厚的茧子,财富百强排行榜的背后是彻夜慵懒的灯光。

        慢慢长大,这次的事情却无法忘记,为什么坚持良好开端的我,竟连一页纸都写不全?

        后来慢慢明白,其实人从出生开始,总是在学习中进步,第一次站立,第一次说话,第一次上学,所有的第一次实际上是对上一个第一次的继续(超越),人的成长和文明的历史一样,是不断的积累过程,人并没有第二次机会可以从零开始。

        念书好像是一个重新开始,小时候养成的习惯却让不同的人处在不同的起跑线;参加高考好像是一个重新开始,中考之后升入普通中学和重点中学的人却已不在一个起跑线;就业好像是一个重新的开始,学校里学习到的技能知识其实早已影响了五年和十年之后的结果,也不在一个起跑线。

        人生没有第二次从零开始的机会,任何时候不要奢望能够重新回到起跑线,不要老想从零开始!

        无论人生处在高峰还是低谷,都不要倦怠,没有第二次从新开始的机会,哪怕慢一点,苦一点,为未来留点基础。

        无论人生得意还是消沉,都不要纵容,没有第二次从新开始的机会,所有的错误,你需要背负一辈子的责任。

        人生是一场耐力马拉松,不要老想从零开始!

制造业没落与google崛起

        2005年世界500强排名,沃尔马蝉联冠军,这已经是这个零售巨头自2001年来,第五次荣登《财富》世界500强榜首,零售业正在取代制造业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宰者。

        一般人的印象中,制造业是工业的核心,制造业处在产业链的顶端,是源头,相对来说,零售业是制造业的下游,是从属。常识归常识,没有必然的理由认为,处在产业链下游的就是从属,也没有必然的理由认为,产业中的核心就一定在源头。

        当行业处在初期,生产是产业的驱动力,是决定力量,当生产趋于成熟,生产效率大规模提高,生产便不再是决定市场的力量,面向购买的服务取代生产成为驱动力,零售业成为核心便不奇怪。

        零售业取代制造业实际上代表了这样一个趋势,就是物质从匮乏状态向富足状态的发展正促使产业重心发生偏移,匮乏状态下的卖方市场转化成富足状态下的买方市场。

        任何一种制造,市场都要经历从起步到成熟的过程,成熟的制造业就会没落,就会让位于零售业(服务业),这是个宿命。

        近几年来,信息产业正在被一家叫做google的互联网服务公司抢占风头,正是这一家起步才几年的公司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纳斯达克奇迹,甚至和google有点瓜葛的百度也借了光,google不光是一家上升飞快的公司,还让软件业大佬微软如临大敌。

        信息行业中的软、硬件开发相当于传统工业的制造业,信息服务对应于传统行业的服务。不过,信息业中的制造和服务的概念不像传统工业中那么清晰,软件相关的服务通常和软件的制造(开发)脱不开关系,系统集成实际上是一种应用性开发和服务结合的状况。

        对于信息产业来说,制造业的没落具有很好的警示,意味着未来,信息服务将替代软、硬件制造成为这个信息产业的主导。Keso的it不再重要,有制造业没落的宿命在主导,微软缘何畏惧Google?一文的分析则有些偏颇于战术层面。

        Google与微软展开的竞争,在更大的框架下来看,是一场服务与制造的竞争,当wintel联盟的生产驱动力对于用户已经富足,软件制造业的霸主让位于信息服务业便是必然,偶然的是,google碰巧掌控好了机会。

        上个世纪,微软利用软件优势,让更多的人使用他的软件而成功,而今天,尽管google也推出了一些软件,但真正盈利的那一部分业务并不是用户使用了google的软件。

         微软其实已经意识到了google的威胁,正在改变自己软件提供商的形象,试图向信息服务转移,不过微软似乎对过去难以忘怀,在与google的信息服务竞争中,微软强调产品和功能,而google更注重用户的服务体验。如果不调整策略,宿命将决定微软会在长期的竞争中落败。Google在这一场战争中即便不会成功,最终胜出的也肯定是服务型的公司!

         成熟常常是一些企业或行业的企盼,遗憾的的是,成熟也意味着走出驱动力的舞台,随着产业日渐成熟,决定产业的核心力量将从产业链的上游推进到产业链的下游。

        如果你发现,像用友一样的大型软件开发企业,他的利润还不如一家100人左右的互联网公司,现在你应该不会感到奇怪。

草根需要推荐吗

最近,新浪一直在搞名人博客秀,惹出一些议论,不少人质疑,新浪给已经是明星的人关注得过多,忽略了更广大的普通用户,人们怀疑新浪的博客路线是否正确。
新浪真的忘记草根了吗?其实未必,想一想,难道新浪热热闹闹的博客大赛是给明星参加的么?肯定不是。说到底,明星们的博客也不是为了宣传明星的,是给普通的博客或者网民看的。
请来了诸多名人作博客,新浪未必没考虑,那些从来没有写过博客的明星能够坚持下去的可能性,请人不易,坚持更难。尽管草根不被关注的声音不少,但是丝毫没有影响草根们的积极性,新浪博客2.0宣传一个多月的效果众所周知,据知情人说,新浪博客每天发文量早已突破了1万,实际上已经超过博客网成为国内最活跃的BSP了,数据不一定准确,但能说明些问题。
意见领袖们的意见和结果相反,大概是忽略了,真正沉默的网民更愿意关注明星偶像而不是正在争取曝光率的我等博客先锋,我费九牛二虎之力写就的博客文章,远不及明星们的涂鸦来的痛快。
有理由相信,以公共传播为特征的博客,推广明星比推广意见领袖更能取得效果,新浪要考虑的是这些明星们能不能坚持做博客,而无须担心是否对博客传统离经叛道!
当然会有人反对我的说法,博客是共享信息的工具,不是公众传播的东西,你老土不知道还有个长长的尾巴么(long tail 长尾)?
长长尾巴上面的草根为什么要推荐呢?被推荐的草根还是草根么?好比你要看摄影胶片是不是好的,结果发现,看到的每一个都是坏的,于是惊叹:真是奸商,没一个好的! 殊不知,看本身和坏是关联的,你无法开灯看屋里有没有亮光,正如量子力学的测不准,观测者已经成了参与者。
真正的草根追星去了,不会发出声音,发出声音来争取权力运动的,已经不是草根,或者不是奔着草根们私人信息共享的目的,毕竟象木子美那样乐于和公众分享个人隐私的是个别现象。
流水渡关于草根的博客还是精英的博客的帖子说,“博客是大家的博客。草根的表达权,精英的话语权。”我比较赞成博客定位的多元思路,博客从定位上可能更适合“表达的需要”(我的说法是共享信息,意思基本一致),不过从目前看,更多博客还是奔着像超女一样精英传播来的,那么,BSP如何平衡这两个矛盾倒是个问题。
接下来,新浪以名人带博客热热闹闹一阵子之后,确实应该开始为非名人的草根多考虑一些了,毕竟博客是多元化的,为草根提供通往精英的通道也会有号召力。
当然,博客为草根成长到精英制造了机会,却不是精英加工厂,本来草根和精英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如果每一个博客都可以通过这个渠道成为精英,那么这个世界除了精英还有草根么?
尽管我也相信未来,信息共享的博客将是主流应用,但遗憾的是,从国内目前情况看,还没有看到真正面向个人信息共享的博客服务。
Web Counters
最近,新浪一直在搞名人博客秀,惹出一些议论,不少人质疑,新浪给已经是明星的人关注得过多,忽略了更广大的普通用户,人们怀疑新浪的博客路线是否正确。
新浪真的忘记草根了吗?其实未必,想一想,难道新浪热热闹闹的博客大赛是给明星参加的么?肯定不是。说到底,明星们的博客也不是为了宣传明星的,是给普通的博客或者网民看的。
请来了诸多名人作博客,新浪未必没考虑,那些从来没有写过博客的明星能够坚持下去的可能性,请人不易,坚持更难。尽管草根不被关注的声音不少,但是丝毫没有影响草根们的积极性,新浪博客2.0宣传一个多月的效果众所周知,据知情人说,新浪博客每天发文量早已突破了1万,实际上已经超过博客网成为国内最活跃的BSP了,数据不一定准确,但能说明些问题。
意见领袖们的意见和结果相反,大概是忽略了,真正沉默的网民更愿意关注明星偶像而不是正在争取曝光率的我等博客先锋,我费九牛二虎之力写就的博客文章,远不及明星们的涂鸦来的痛快。
有理由相信,以公共传播为特征的博客,推广明星比推广意见领袖更能取得效果,新浪要考虑的是这些明星们能不能坚持做博客,而无须担心是否对博客传统离经叛道!
当然会有人反对我的说法,博客是共享信息的工具,不是公众传播的东西,你老土不知道还有个长长的尾巴么(long tail 长尾)?
长长尾巴上面的草根为什么要推荐呢?被推荐的草根还是草根么?好比你要看摄影胶片是不是好的,结果发现,看到的每一个都是坏的,于是惊叹:真是奸商,没一个好的! 殊不知,看本身和坏是关联的,你无法开灯看屋里有没有亮光,正如量子力学的测不准,观测者已经成了参与者。
真正的草根追星去了,不会发出声音,发出声音来争取权力运动的,已经不是草根,或者不是奔着草根们私人信息共享的目的,毕竟象木子美那样乐于和公众分享个人隐私的是个别现象。
流水渡关于草根的博客还是精英的博客的帖子说,“博客是大家的博客。草根的表达权,精英的话语权。”我比较赞成博客定位的多元思路,博客从定位上可能更适合“表达的需要”(我的说法是共享信息,意思基本一致),不过从目前看,更多博客还是奔着像超女一样精英传播来的,那么,BSP如何平衡这两个矛盾倒是个问题。
接下来,新浪以名人带博客热热闹闹一阵子之后,确实应该开始为非名人的草根多考虑一些了,毕竟博客是多元化的,为草根提供通往精英的通道也会有号召力。
当然,博客为草根成长到精英制造了机会,却不是精英加工厂,本来草根和精英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如果每一个博客都可以通过这个渠道成为精英,那么这个世界除了精英还有草根么?
尽管我也相信未来,信息共享的博客将是主流应用,但遗憾的是,从国内目前情况看,还没有看到真正面向个人信息共享的博客服务。
Web Counters

BT要“绝种”的互联网思考

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全球首次裁定BT有罪(BT,一种互联网数据传输方式),这次事件实际上触发了两根神经,一个是BT下载的争论,一个是互联网知识产权保护。
BT下载争论的利益双方是网民和电信运营商,由于BT使用中较大的数据流量给电信网络带来冲击,一些电信运营商已经或想要禁止或者限制BT使用,作为用户的网民则坚持认为,既然付费了,怎么使用用户应该可以自己选择。
从一个网民利益角度讲,我当然也希望BT不受任何限制,但是,如果公立一点,电信运营商也未必全然没有道理,对于一个已知的付费,服务潜在不应该具有无限制的扩展。
知识产权方面,香港律师会知识产权组委员黄锦山说,“本次判决意义在于法官清晰厘定,将‘种子’影音作品在网上上载是一种侵权行为。”如果这个结果在互联网广泛适用,那么曾经流行一时,被认为可能将影响互联网传输的模式将面临绝种的危险。
提供种子的网民受到法律制裁,从保护知识产权的角度看,没有取得授权的随意分发,无疑是侵权者,不过在网民看来却未必服气,我只是把拷贝放在自家的计算机上,并没有公开分发,难道买回来的书让别人偷看了也算非法?
这种争议在非互联网的传统行业出现分歧的可能性要小得多,你买一个电视回家,只要你不故意毁坏,怎么使用和电视机厂商没有什么关系,售后服务也不会因为你看了过多的频道而被拒绝或者压缩。你买了一本书,只要你不将书的内容拿去公开出版,借给谁看或者做个笔记,肯定也不会惹来麻烦。
互联网时代,原本含义明晰的主体间关系,正在日渐模糊。
拿互联网信息发布来说,早期的互联网信息发布是仿照传统的媒体方式的,信息发布类似于公开出版物,随着网络发展,博客出现,每个人都可以随时发布信息。
虽然从道理上讲,个人发布的信息属于私有信息,不具备出版性质,不过从网络传输来看,任何一个人的博客潜在的都有可能变成象门户首页一样的浏览率,形式上也完全可以做得和门户首页一样。公共信息和私有信息界限变得非常模糊,甚至无法分辨,这也是 “精英”、“草根”为什么会乱作一团。
传统的纸质出版物,你看的时候,内容只会模糊的留在你的脑子里,而互联网网页浏览则会在每一个浏览位置留下一份缓存的拷贝,这也模糊了知识内容的使用方式,原来看一本书和复制一本书是完全不同的事情,现在看和复制可能是相同的事情。
如果以传统的观点来看待这些问题,好比每个人都背着个广播筒甚至电台说悄悄话,而且说话的时候处处都是录音机。
由此可见,互联网不仅提供了信息传递的新途径,而且会改变既定的社会逻辑关系,如果仅仅以非互联网时代的一些社会伦理关系来类推断当前的情况,就会导致一系列问题,尤其是在一些有弹性的环节上,问题可能会被互联网急剧放大。
此前,百度提供MP3下载链接中存在盗版惹了官司,人们对此的态度也存在巨大的分歧,作为一个全球关联的巨大网络,服务商到底需不需要替自己提供的每一个链接的合法性负责任?链接的链接呢?嘿嘿,按照6度理论(一个互联网网站链接要比人的交际宽度大多了,实际上估计不需要6度那么多),如果要株连六族的话,意味着每一个网络站点都需要替全球的网站负责任,估计那时候全球的警察都可以下岗。
互联网越来越成为一个颠覆人类生存模式的工具,或者说,互联网将是人类生活的本身,一个越来越具有效率,全球一体化的空间正在形成,这样一个趋势,对规则量化的要求会越来越高。
随着互联网渗透进各行各业,博客、bt、im、sns。。。。各种各样的新互联网新业务新技术出现,传统的知识传播模式都将受到冲击,正在告别蔡伦时代的人们,如果技术进步缺乏规则的指引,互联网可能会变成一条没有汽车的高速公路。
互联网不再仅是媒体和传播,一切新现象和新矛盾表明,永远不要低估了互联网的影响力,互联网不仅改变人们的生活,而且将重建新的秩序!
Web Counters
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全球首次裁定BT有罪(BT,一种互联网数据传输方式),这次事件实际上触发了两根神经,一个是BT下载的争论,一个是互联网知识产权保护。
BT下载争论的利益双方是网民和电信运营商,由于BT使用中较大的数据

忘却是最好的纪念

看到一个作者自称“冰冰”的bridesunny的博客,有一首诗比较感人,全文照录如下:
妈,你还好吗?我想…
如果可以,我想回到从前,回到你温暖的怀抱。
如果可以,我想拉着你的手去逛街。
如果可以,我想再跟你撒娇,象别的孩子一样。
如果可以,我想不去上学,每天陪在你身边。
如果可以,我想跟你说声对不起,我不该惹你生气。
如果可以,我想抱着你,像小时侯你抱着我一样。
如果可以,我想每天喂你吃饭。
如果可以,我想在你离开的前一晚守着你,也许你就不会害怕。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在我的怀里离开这个世界。
如果可以,我想跟你说,我真的爱你。
天堂里没有痛苦,也没有我,你要好好的,不许太想我,更不许哭,知道吗?
你一哭,我这里就下雨了。
——永远爱你的冰冰
时间不能倒流,冰冰的诗只能是个永远的纪念,这个还只有一首诗的博客非常凄美。
小时候看朱自清的背影,月台、桔子、背影,这些再熟悉不过的东西,因为父爱而伟大,人世间平淡的东西,总因为不能长存美丽,再平凡不过的生活其实非常珍贵,但时间的蚀蠹让一切日渐模糊,终归远逝。
我想起上大学时父亲送我的场面,3天后父亲离开学校是我这一辈子最难以忘却的离别,失落在那个远在天边的城市里感受着深秋的孤独,一片片黄叶交织的塞外漠北,无奈找不到南归的大雁。新认识的同学跟我说,“子女是父母生命的延续”,于是我成年后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重复着拓荒者落地就生根的使命。
鲁迅的“刘和珍君”,是一种爱恨交织的纪念,让人震怒,无法忘记却终归忘记。
如今鲁迅先生去了,朱自清先生也去了,纪念别人的人已经由别人纪念,历史的长河中有多少值得的纪念却因为纪念者的逝去边变成了被忘记的故事,能记得住的寥若晨星。
名垂青史是一种纪念,但对于草根大众,忘却是更好的纪念。
以此纪念冰冰的母亲和那些已经或者即将被历史遗忘的纪念。
Web Counters
看到一个作者自称“冰冰”的bridesunny的博客,有一首诗比较感人,全文照录如下:
妈,你还好吗?我想…
如果可以,我想回到从前,回到你温暖的怀抱。
如果可以,我想拉着你的手去逛街。
如果可以,我想再跟你撒娇,象别的孩子一样。
如果可以,我想不去上学,每天陪在你身边。
如果可以,我想跟你说声对不起,我不该惹你生气。
如果可以,我想抱着你,像小时侯你抱着我一样。
如果可以,我想每天喂你吃饭。
如果可以,我想在你离开的前一晚守着你,也许你就不会害怕。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在我的怀里离开这个世界。
如果可以,我想跟你说,我真的爱你。
天堂里没有痛苦,也没有我,你要好好的,不许太想我,更不许哭,知道吗?
你一哭,我这里就下雨了。
——永远爱你的冰冰
时间不能倒流,冰冰的诗只能是个永远的纪念,这个还只有一首诗的博客非常凄美。
小时候看朱自清的背影,月台、桔子、背影,这些再熟
不过的东西,因为父爱而伟大,人世间平
淡的东西,总因为不能长存美丽,再平凡不过的生活其实非常珍贵,但时间的蚀蠹让一切日渐模糊,终归远逝。
我想起上大学时父亲送我的场面,3天后父亲离开学校是我这一辈子最难以忘却的离别,失落在那个远在天边的城市里感受着深秋的孤独,一片片黄叶交织的塞外漠北,无奈找不到南归的大雁。新认识的同学跟我说,“子女是父母生命的延续”,于是我成年后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重复着拓荒者落地就生根的使命。
鲁迅的“刘和珍君”,是一种爱恨交织的纪念,让人震怒,无法忘记却终归忘记。
如今鲁迅先生去了,朱自清先生也去了,纪念别人的人已经由别人纪念,历史的长河中有多少值得的纪念却因为纪念者的逝去边变成了被忘记的故事,能记得住的寥若晨星。
名垂青史是一种纪念,但对于草根大众,忘却是更好的纪念。
以此纪念冰冰的母亲和那些已经或者即将被历史遗忘的纪念。
Web Counters

说说民间科学家

民间科学家,简称“民科”,“指那些游离于科学共同体之外而热衷于科学研究的人员。”
我要说的“民科”比这个含义还要窄一些,指“游离于公共知识体系之外的人”,之所以没有称他们为科学研究人员,因为他们并没有采用公共的知识体系(包含科学技术),那些游离于正规研究机构之外,利用了公共知识体系的从事研究的人,称作“业余科研人员”更贴切。
我曾在网上找过一些民科资料,造飞机的郑盛来曹正书,造飞蝶的杜文达,造潜艇的李玉明,写自然原理的张辉,还有一个写宇宙的本质的赵桂云,如果你有空上网搜一下,半个小时收获几十个人应该不很费劲,看来民科的力量不可小觑,所有高精尖的东西都有民科们的身影。
民科们有一些共同的特点,智力通常很好,是身边人公认的天才,有很强的耐力,常常能够10年20年坚持不懈,这样的个人条件按说应该能为社会做出巨大贡献,但是他们却无法正常为社会出力,甚至本人的生活都游离到正常社会生活之外。
民科日常或者文章中虽然经常提起牛顿、爱因斯坦等大科学家,或者提到亚里斯多德、马克思等哲学家,但从根子里面是反大众科学和哲学的,他们崇尚大科学家的同时,认为自己的最新发现要么推翻了大科学家的理论要么革新了大科学家的理论。他们的知识基础往往来源于中学课本,之后他们更愿意自己去探索未知世界而不是学习已有的知识。
除了那些著名的科学家,民科们自觉不自觉地不愿意承认当今的科学技术成果,民科们凭着直觉对自然的摸索,并以自己理解的方式描述,最终脱离了公共知识体系,他们无法向外界传递自己的知识,也无法接受外界的知识支持。
民科生活在一个自我封闭的特殊体系中,尽管在没有太多科学造诣的身边朋友看来,他们一个个才华横溢,但由于缺乏对公共知识的继承,他们所积累绝对知识量却少得可怜。
民科与业余科研人员的区别在于,业余科研人员只要正规的科研院所接收,他们很快能够融入正常的科学体系,而民科则无法融入。
反叛思想在青少年的身上很容易出现,尤其是一些智力超常的中学生,处在快速成长期的他们常常是挑战一些百年数学难题的痴迷者,但随着年龄的增大他们一般能够回到正常状态,没有走回正常科技道路的人极可能进一步发展为民科,这在缺乏常规科技引导的农村更容易出现,这是民科多产生于农村的原因。
民科问题是值得我们思考的,民科处在一个比较极端的封闭状况,比较容易识别,而产业中一些封闭的情况由于表现不极端,常常被我们忽略。
一些公司开发软件或者生产产品,常常不考虑公共协议体系和已经标准化中间知识产品,喜欢从头自起一摊,美其名曰完全知识产权,殊不知,成熟的中间件产品和标准接口早已被业内公用,采取这些公有知识而建设的产品不仅成本低廉而且能够得到产业界的广泛支持。
公共知识体系说到底是整个人类社会共同积累知识的方式,如果整个社会能够融入统一的知识和制造体系中,人类的知识财富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增加。
这个道理也可以推广到一个行业和一个企业甚至每一个人。行业不仅是竞争而且应该有良好的协作,有共同的标准和规范,形成相互

SNS:你是篝火边听余华讲故事的人吗

网友silvertiger在作家余华的博客上留言说:“没想到可以和您这样接近”。我能想象的到网友silvertiger当时激动的心情,如果能够围坐在篝火边,与心仪的作家面对面,听他娓娓道来,确实是一件非常让人兴奋的事情,毕竟亲近名人偶像的机会并不多。
不过事后一想,却未必这么简单,余华的博客每天有成千上万的人上去,想想千万人围坐在一堆篝火旁听一个人讲故事的场景,总觉得有些不伦不类。再说,余华的博客和一般作家的专栏相比,并没有什么本质差异,难道改叫博客之后就能有产生如此的神通?
莫非这是一场虚幻的沟通?可明明silvertiger给余华写了留言,余华也回了信了,并且有成千上万的网友通过余华silvertiger一文来见证。
终于明白,写博客的余华还是作家余华,并不是坐在千万人篝火边的余华,能够坐在篝火边听故事的,还是只有余华的那些现实的朋友们,如果你真想听,恐怕你也要出席瑞典驻华大使馆的晚宴,或者你也是某出版社的总编辑,而silvertiger网友,充其量只不过是在十里地外经过篝火场,博客阵风吹起的烟灰偶然落到了他的头发上了而已。其余的留言者恐怕就没这么幸运,silvertiger下一次和余华的互动也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估计随着时间的流逝,留言者增多,余华恐怕能看到留言的比例也不会太多了,更不用说能关注到众多只是观看没有留足迹的大众。
silvertiger的幻觉也会发生在其他地方,我家里第一次买回电视机时,奶奶曾经热泪盈眶地对邻居说,我儿子真孝顺,请了那么多人到家里来陪我。奶奶耳朵不好,很少和人交流,如果他热衷交流一些,他会知道,请到家里的“人”,只会自己说话,没法儿听你说话的。
博客作为一种新的信息平台,能够带来信息发布和共享方面的诸多变化,却未必能改变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当余华通过博客面对众多读者的时候,尽管技术上允许更多人留言,信息单向传播的特性并没有太多改变。
社会性网络SNS相关探讨中,也存在类似的误区,一些人总想用网络等手段代替交际关系,没有认识到技术或工具永远只是辅助手段。靠主体(人)来维系的东西,即便再简单,手段也无能为力,换句话说,交际的主体(人)解决做什么,工具只能解决怎么做。
sz1961sy写了篇神灵Web2.0痛脚(6)与姚明建立联系是一种“网想”文章,回应您能与姚明建立联系吗?一文,sz1961sy 用“‘我们不是商业合作伙伴关系’,‘我无义务为你提供信息’,‘我必须有保护别人信任自已而留下重要信息义务及责任’”的理由拒绝为网友提供纳斯达克上市公司老总的电话,这应该和网友通过QQ或者电话的方式无关,而是因为技术手段没有改变主体之间的关系,如果网友换成了sz1961sy的朋友,我想可能将是另一种结果。
一位署名“周天舒”的网友,在“您能与姚明建立联系吗?”留言说,和姚明建立联系“有可能啊,先和搜狐的体育编辑建立良好的联系就好了,有个人专门负责联系姚明(因为搜狐和姚明签约了)”,网友提供的方法没准是可行的,但对SNS的理解却偏颇了,能否和姚明建立联系肯定不是找到一次姚明可以解决,关系维持才是根本,作为个体你可能联系上姚明,但是你能与姚明(准确的说应该是姚明与你)维持关系吗?就算你能维系与姚明的关系,姚明又如何有那么多时间来维持与众多如你者的关系?社会网络不是针对单个的例子来说的,不能进行一般性推广没有意义。
通过SNS找到某人是可能的,与某个人建立联系却不一定能够成立,找到某个人可以看作单

博客的历史性

关于博客的争论实在太多了,任何一个问题都能招来一番唇齿,这得益于博客本身,用博客来争论博客,正在上演一场网络版的“煮豆燃豆箕”。
就事论事的口水战,很多源于对问题不同角度的认识,关公战秦琼,你说谁本事大?而有一些又是未来的事情,争得不出高低。从历史性的角度来分析一下博客,或许有助于人们的认识。
1)背景
记得小时候看露天电影,刚开始有一段新闻简报,虽说叫新闻,常常是一两年以前的事情,要论内容,应该和今天的垃圾广告一样,不过照样看得津津有味儿,究其原因,看并不是为内容,而是看电影本身,一两个月才能等到的事情,我们不敢奢望把他当成其他事情的工具,电影本身就是目的。
若干年前,上网是一件奢侈的事情,和日常的生活没有关系,更不可能成为大众的工具,第一次上网我是和朋友沟通快一个月才成行的,那种感觉和小时候等一场露天电影无异。
博客的产生于互联网走向普及的时候,人们正在重新审视互联网,作为工具的互联网和作为稀缺品的互联网有巨大的不同。
在人们的印象中,互联网应该是技术推进的产物,雅虎、微软、google等都是技术推进的典范,当然,国内的情况有点特殊,很多企业对技术很不重视,这也是人们对互联网诟病的地方,不在本次的话题之中。
其实互联网更是一个用户使用推进的过程,即时通信工具技术上并不是非要上了宽带才能使用,不过几年前对你来说并没有太大意义,你一个星期都上不了一次网,即时通信和收邮件有什么区别呢?象是得了奖学金买了个sim卡,却要到处借手机。
互联网开始成为公众产品,变成日常工具,人们在互联网上花费的时间越来越多,必然会有越来越多的需求,用户需求正在为互联网推波助澜。
2)起步
博客源于记者们记事写文章,相互交流,相对来说比较好理解,但是随着应用的推广,已经日渐成为个人的综合表达窗口。从形式上看,不仅是文字,而逐渐有图片、动画、视频等;从使用人群看,不仅是记者,而逐渐有IT人士、学生、公务员等;从使用目的上看,不仅是记事或者写文章,而逐渐有情感宣泄、沟通、共享知识等。
博客本身并没有太多的限制,人们可以对博客有无限的期望,从目前看,只要是以个人为中心的信息发布方式,几乎都被人们当作潜在的对象。
从最近一次的互联网统计数据看,博客影响面仅占用户的10%,以个人为中心的信息应用模式如何发展,还处在摸索阶段,其业务模式和盈利方法不很清晰,片面的强调博客的某一方面属性并不明智,需要以一个发展和包容的眼光来看待博客。
博客还只是处在起步阶段,新浪、搜狐等门户网站的介入只是博客普及化的开始,没有什么不可能,无论我们想象力如何丰富,一切都还会在我们的想象之外。
3)影响
人们常说网络生活,网络生活并不是一种新的生活,而是穿着马甲的传统生活,或者说网络进入生活。逐渐普及化的博客,作为网络生活的一部分,将对互联网和人们的生活习惯产生影响。
当每一个人都成为信息发布源的时候,信息量将会猛涨,尽管第一代门户们总是喊海量信息,与大众化的信息制造相比,那时的海量只不过是沧海之一粟。单个人处理信息的能力总是有限的,与海量信息随之而来的便是信息过滤,如何筛选过滤成为信息处理的新问题,“首页是否需要”的争论源于此。
人群的多样性和人的需求复杂性,将会对网络带来新的要求,众口难调,博客托管商如何同时满足日益增大的人群,以及个人日益增加的胃口。
博客的发展不仅带来很多新问题,也会对一些传统的业务带来影响,对于一些专栏作家来说,博客可能会成为新的阵地,不仅仅是写心得,甚至会成为正式出版的窗口;对于商务人员来说,博客可能会取代名片和产品介绍,成为展示信息的平台;酒吧的生意也可能会下降,情人们要把一部分泡吧的时间用来欣赏心上人的博客浪漫。
对新事物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我们会为博客属于草根还是精英而喋喋不休。
博客是一个宽容的平台,一张空白的纸,我们可以尽情挥洒,不用置疑博客和web2.0现象是否真实,同样也无需画地为牢,被经验和想象力束缚了我们视野。
Web Counters
关于博客的争论实在太多了,任何一个问题都能招来一番唇齿,这得益于博客本身,用博客来争论博客,正在上演一场网络版的“煮豆燃豆箕”。
就事论事的口水战,很多源于对问题不同角度的认识,关公战秦琼,你说谁本事大?而有一些又是未来的事情,争得不出高低。从历史性的角度来分析一下博客,或许有助于人们的认识。

1)
背景
记得小时候看露天电影,刚开始有一段新闻简报,虽说叫新闻,常常是一两年以前的事情,要论内容,应该和今天的垃圾广告一样,不过照样看得津津有味儿,究其原因,看并不是为内容,而是看电影本身,一两个月才能等到的事情,我们不敢奢望把他当成其他事情的工具,电影本身就是目的。
若干年前,上网是一件奢侈的事情,和日常的生活没有关系,更不可能成为大众的工具,第一次上网我是和朋友沟通快一个月才成行的,那种感觉和小时候等一场露天电影无异。
博客的产生于互联网走向普及的时候,人们正在重新审视互联网,作为工具的互联网和作为稀缺品的互联网有巨大的不同。
在人们的印象中,互联网应该是技术推进的产物,雅虎、微软、google等都是技术推进的典范,当然,国内的情况有点特殊,很多企业对技术很不重视,这也是人们对互联网诟病的地方,不在本次的话题之中。
其实互联网更是一个用户使用推进的过程,即时通信工具技术上并不是非要上了宽带才能使用,不过几年前对你来说并没有太大意义,你一个星期都上不了一次网,即时通信和收邮件有什么区别呢?象是得了奖学金买了个sim卡,却要到处借手机。
互联网开始成为公众产品,变成日常工具,人们在互联网上花费的时间越来越多,必然会有越来越多的需求,用户需求正在为互联网推波助澜。
2)起步
博客源于记者们记事写文章,相互交流,相对来说比较好理解,但是随着应用的推广,已经日渐成为个人的综合表达窗口。从形式上看,不仅是文字,而逐渐有图片、动画、视频等;从使用人群看,不仅是记者,而逐渐有IT人士、学生、公务员等;从使用目的上看,不仅是记事或者写文章,而逐渐有情感宣泄、沟通、共享知识等。
博客本身并没有太多的限制,人们可以对博客有无限的期望,从目前看,只要是以个人为中心的信息发布方式,几乎都被人们当作潜在的对象。
从最近一次的互联网统计数据看,博客影响面仅占用户的10%,以个人为中心的信息应用模式如何发展,还处在摸索阶段,其业务模式和盈利方法不很清晰,片面的强调博客的某一方面属性并不明智,需要以一个发展和包容的眼光来看待博客。
博客还只是处在起步阶段,新浪、搜狐等门户网站的介入只是博客普及化的开始,没有什么不可能,无论我们想象力如何丰富,一切都还会在我们的想象之外。
3)影响
人们常说网络生活,网络生活并不是一种新的生活,而是穿着马甲的传统生活,或者说网络进入生活。逐渐普及化的博客,作为网络生活的一部分,将对互联网和人们的生活习惯产生影响。
当每一个人都成为信息发布源的时候,信息量将会猛涨,尽管第一代门户们总是喊海量信息,与大众化的信息制造相比,那时的海量只不过是沧海之一粟。单个人处理信息的能力总是有限的,与海量信息随之而来的便是信息过滤,如何筛选过滤成为信息处理的新问题,“首页是否需要”的争论源于此。
人群的多样性和人的需求复杂性,将会对网络带来新的要求,众口难调,博客托管商如何同时满足日益增大的人群,以及个人日益增加的胃口。
博客的发展不仅带来很多新问题,也会对一些传统的业务带来影响,对于一些专栏作家来说,博客可能会成为新的阵地,不仅仅是写心得,甚至会成为正式出版的窗口;对于商务人员来说,博客可能会取代名片和产品介绍,成为展示信息的平台;酒吧的生意也可能会下降,情人们要把一部分泡吧的时间用来欣赏心上人的博客浪漫。
对新事物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我们会为博客属于草根还是精英而喋喋不休。
博客是一个宽容的平台,一张空白的纸,我们可以尽情挥洒,不用置疑博客和web2.0现象是否真实,同样也无需画地为牢,被经验和想象力束缚了我们视野。
Web Counters

锤子面对的钉子世界

有一个经典的故事,从很多地方都能听到,“当你手里拿着锤子的时候,整个世界都成了钉子”,这说明人的思维总是受限制的,不容易做到真正的客观,知识结构尤其是经验常常左右人的思考。总觉得这个故事不应该是写给咱们中国人的,应该是针对那些刻板的洋人的。
国人自古以来崇尚人文而不是规则,不习惯以固定的方式来完成任务,我们热衷于寻找“回字的第四种写法”,却不愿琢磨写好常用的那个回字,如果你总是按规矩办事情,弄不好还会被扣一个“驴拉磨”的帽子,李白在黄鹤楼有“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的感叹,标新立异不仅是写诗而且是日常工作的思路。
20多年前开始的反封闭、反传统运动,正在矫枉过正,一个以内敛和谦逊为特征的民族,她的青年现在崇尚开放和彰显自我。
钉子是锤子的工作世界,钉钉子是锤子应有职责。合格的锤子能够找到本来就是钉子的钉子;优秀的锤子能够找出隐含的钉子;如果能够把世界都变成钉子,这应该是一只出色的锤子。
不幸的是,衡量千里马的标准已经变成了抓耗子的数量,只会奔跑的马并不被人看好,即便日行千里夜走八百也无济于事,没有所谓的综合能力和发散思维,纯种的千里马注定会败在既会看门又能摇尾巴的家狗身上,狗们偶尔逮上一只老鼠,还会得到主人的创新奖章。
做一只好锤子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大物理学家海森堡曾回忆,当他还在孩提时,一天他要在一个木盒上钉盖子,拿了锤子与钉子试图把一根钉子一下子锤到底。他的祖父是一个手艺人,制止了他,先把一个钉子锤 到只穿透盒盖一点点,然后再以同样方式钉第二、第三……根钉子,一直到所有的钉子都钉到盒子盖上,才才把他们一一钉入盒子内。”无论是从锤钉子的熟练程度,还是辨别出潜在的钉子,都需要职业精神和进取能力,很多情况下,这个世界并不只有一只锤子,如何与其他锤子协调工作,完成共同的目标,锤子们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很多。
不要对锤子“恨铁不成钢”,锤子的职责是锤钉子,对于锤子而言,除了钉“钉子”,所有其他的“有理想”的目标都应该是第二位的,锤子本来就是用来钉钉子的,当起钉子、锯钉子甚至做钉子都成了锤子的功能,锤子已经复杂成了一把无所不能的“瑞士军刀”,钉“钉子”对于锤子来说就是一件复杂的任务,当锤子变得不能出色的钉钉子的时候,这才是真正的悲哀。
最简捷的工作方式才是最有效的工作方式,这一切源于所有锤子克尽职守,当木匠看到锤子时,他不用和锤子讨论,直接用锤子钉钉子,这才是锤子的准确定位,否则就是不合格的,至少作为锤子不合格。
不要乐此不彼地企图教会锤子忘记钉子,要真想帮锤子,你就实实在在的帮它锤几个钉子吧。只有糟糕的猎人才期望自己的猎狗无所不能。
这里讲的“锤子和钉子”故事,无意否定原有含义,只是觉得在当前缺乏“钉子”思维的浮躁环境中,我们更需要一些务实和职业化的精神,不希望有一天,拿起锤子的我们,看不到一个钉子的存在!
Web Counters
有一个经典的故事,从很多地方都能听到,“当你手里拿着锤子的时候,整个世界都成了钉子”,这说明人的思维总是受限制的,不容易做到真正的客观,知识结构尤其是经验常常左右人的思考。总觉得这个故事不应该是写给咱们中国人的,应该是针对那些刻板的洋人的。
国人自古以来崇尚人文而不是规则,不习惯以固定的方式来完成任务,我们热衷于寻找“回字的第四种写法”,却不愿琢磨写好常用的那个回字,如果你总是按规矩办事情,弄不好还会被扣一个“驴拉磨”的帽子,李白在黄鹤楼有“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的感叹,标新立异不仅是写诗而且是日常工作的思路。
20多年前开始的反封闭、反传统运动,正在矫枉过正,一个以内敛和谦逊为特征的民族,她的青年现在崇尚开放和彰显自我。
钉子是锤子的工作世界,钉钉子是锤子应有职责。合格的锤子能够找到本来就是钉子的钉子;优秀的锤子能够找出隐含的钉子;如果能够把世界都变成钉子,这应该是一只出色的锤子。
不幸的是,衡量千里马的标准已经变成了抓耗子的数量,只会奔跑的马并不被人看好,即便日行千里夜走八百也无济于事,没有所谓的综合能力和发散思维,纯种的千里马注定会败在既会看门又能摇尾巴的家狗身上,狗们偶尔逮上一只老鼠,还会得到主人的创新奖章。
做一只好锤子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大物理学家海森堡曾回忆,当他还在孩提时,一天他要在一个木盒上钉盖子,拿了锤子与钉子试图把一根钉子一下子锤到底。他的祖父是一个手艺人,制止了他,先把一个钉子锤 到只穿透盒盖一点点,然后再以同样方式钉第二、第三……根钉子,一直到所有的钉子都钉到盒子盖上,才才把他们一一钉入盒子内。”无论是从锤钉子的熟练程度,还是辨别出潜在的钉子,都需要职业精神和进取能力,很多情况下,这个世界并不只有一只锤子,如何与其他锤子协调工作,完成共同的目标,锤子们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很多。
不要对锤子“恨铁不成钢”,锤子的职责是锤钉子,对于锤子而言,除了钉“钉子”,所有其他的“有理想”的目标都应该是第二位的,锤

本来就是用来钉钉子的,当起钉子、锯钉子甚至做钉子都成了锤子的功能,锤子已经复杂成了一把无所不能的“瑞士军刀”,钉“钉子”对于锤子来说就是一件复杂的任务,当锤子变得不能出色的钉钉子的时候,这才是真正的悲哀。
最简捷的工作方式才是最有效的工作方式,这一切源于所有锤子克尽职守,当木匠看到锤子时,他不用和锤子讨论,直接用锤子钉钉子,这才是锤子的准确定位,否则就是不合格的,至少作为锤子不合格。
不要乐此不彼地企图教会锤子忘记钉子,要真想帮锤子,你就实实在在的帮它锤几个钉子吧。只有糟糕的猎人才期望自己的猎狗无所不能。
这里讲的“锤子和钉子”故事,无意否定原有含义,只是觉得在当前缺乏“钉子”思维的浮躁环境中,我们更需要一些务实和职业化的精神,不希望有一天,拿起锤子的我们,看不到一个钉子的存在!
Web Counters

人才怪事源于管理缺位

曾在新浪IT业界论坛上看到一个帖子,说是软件开发组织中,组长怕组员,上级怕下级,原因是下级掌握了技术秘密,如果管的话可能会遭到组员报复。
类似的怪现象并不罕见,很多软件公司有类似的问题,越是指挥链的下游,越对组织有要挟能力,论坛帖子中提到微软的人才库做法,我没有研究这种方法能否解决人才怪事,个人觉得这还不是问题的根本所在。
下属掌握了上司没有掌握的情况,这在有分工和管理的现代劳动中是个普遍的情况,一个上司管理多个下属,上司不可能或不容易也没有必要知道下属所有工作细节,一般我们常说领导抓总体,员工抓细节,指的就是领导和员工间的分工协作,这里说的总体是指概括性的总体而不是指员工工作细节的总和。
既然任何一个地方都存在管理者不知道员工工作细节的情况,为什么所谓的人才怪事并不是在每一个公司都发生呢?
员工之所以有很强的要挟能力,更多的不是因为他掌握了技术秘密,而是因为他的技术秘密几乎没有第二个人知道,更换其他人解决问题成本将非常高。
团队合作能够执行比个人执行大得多的项目,在于项目分拆过程中能够把问题域变小,这利用了项目各个部分之间存在不同程度耦合的规律,大项目从项目组自顶向下的分配过程,是对项目进行解耦合的过程,最终问题域被不断分割,有序的团队合作,风险随着任务被细分而逐步降低。
如果采取了有效的管理规则,问题越被细分,被分拆的任务越接近能够通过程序化的方式解决,工作能够被同类人员替代的可能性就越大,就像标准化生产线上,同一个规格的螺丝钉,很容易就可以置换。
导致人才怪事的原因在于管理缺位。
管理缺位使得每一个员工,每个人在团队中的位置是特殊的,没有人能够替代,一个人的缺位就导致整个团队的崩溃;每一件产品都成为独特品而不是通用品,任何一个局部的问题只能内部解决无法借助外部资源;局部间缺乏有效的沟通使得各部分分隔,错误的影响不能控制在局部范围之内。
企业缺乏统一的作业规范,每一个执行者独有自己的风格,一个人无法或者很难介入另一个人的工作,使得每一个执行者都变成解决问题的瓶颈。此时就会出现“牵一发动全身”的情况,任何一个人出问题就会导致整体出问题。
一个缺乏管理的团队最终变成一个自我封闭的杂货铺。
Web Counters
曾在新浪IT业界论坛上看到一个帖子,说是软件开发组织中,组长怕组员,上级怕下级,原因是下级掌握了技术秘密,如果管的话可能会遭到组员报复。
类似的怪现象并不罕见,很多软件公司有类似的问题,越是指挥链的下游,越对组织有要挟能力,论坛帖子中提到微软的人才库做法,我没有研究这种方法能否解决人才怪事,个人觉得这还不是问题的根本所在。
下属掌握了上司没有掌握的情况,这在有分工和管理的现代劳动中是个普遍的情况,一个上司管理多个下属,上司不可能或不容易也没有必要知道下属所有工作细节,一般我们常说领导抓总体,员工抓细节,指的就是领导和员工间的分工协作,这里说的总体是指概括性的总体而不是指员工工作细节的总和。
既然任何一个地方都存在管理者不知道员工工作细节的情况,为什么所谓的人才怪事并不是在每一个公司都发生呢?
员工之所以有很强的要挟能力,更多的不是因为他掌握了技术秘密,而是因为他的技术秘密几乎没有第二个人知道,更换其他人解决问题成本将非常高。
团队合作能够执行比个人执行大得多的项目,在于项目分拆过程中能够把问题域变小,这利用了项目各个部分之间存在不同程度耦合的规律,大项目从项目组自顶向下的分配过程,是对项目进行解耦合的过程,最终问题域被不断分割,有序的团队合作,风险随着任务被细分而逐步降低。
如果采取了有效的管理规则,问题越被细分,被分拆的任务越接近能够通过程序化的方式解决,工作能够被同类人员替代的可能性就越大,就像标准化生产线上,同一个规格的螺丝钉,很容易就可以置换。
导致人才怪事的原因在于管理缺位。
管理缺位使得每一个员工,每个人在团队中的位置是特殊的,没有人能够替代,一个人的缺位就导致整个团队的崩溃;每一件产品都成为独特品而不是通用品,任何一个局部的问题只能内部解决无法借助外部资源;局部间缺乏有效的沟通使得各部分分隔,错误的影响不能控制在局部范围之内。
企业缺乏统一的作业规范,每一个执行者独有自己的风格,一个人无法或者很难介入另一个人的工作,使得每一个执行者都变成解决问题的瓶颈。此时就会出现“牵一发动全身”的情况,任何一个人出问题就会导致整体出问题。
一个缺乏管理的团队最终变成一个自我封闭的杂货铺。
Web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