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已成全球化的障碍

【英国脱欧,全球化的阴影】

英国公投“脱欧”,有人失望、有人欣喜,对于站在局外的中国人,社交网络上是一片幸灾乐祸,无论出乎人们意料之外还是情理之中,也不论对英国和欧盟的影响是积极或者消极,毫无疑问,英国“脱欧”是欧洲一体化的倒退,也是全球化进程中不和谐的音符,说好的全球一体化呢?却蒙上了一层难以理解却又符合预期的阴影。 继续阅读

商业的未来

本文首发 大家@腾讯

广告“带盐”之变

最近,一些企业的广告正在悄然改变,原来以明星代言方式的广告,现在变成了客户方的CEO、创始人。这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代言人变更,产品、宣传、用户之间的关系正在变革。前两年,一股CEO“带盐”的风潮兴起,创业公司的CEO们开始自己给自己企业代言,不仅省去了高额的明星出场费,将企业的标志锁定在公司内部,还拉近了企业与用户的距离,CEO们以公众形象为代价来背书公司产品。 继续阅读

免费时代的终结

本文首发 大家@腾讯

【付费问答展现消费魅力】

最近,一种付费问答的网络服务突然火了起来,形式也很简单:乙方向甲方以有偿方式进行提问,甲在一分钟之内用语音来回答,其他人则可以付费旁听。一些问题的收费不低,问网络名人甚至高达数千元,问问题的人依然络绎不绝。 继续阅读

网红的社交反思

【网红袭来】

“网红”又红了,主播秀也再次热闹起来,“网红”是网络红人的简称,指在网络上因为具有某种特质而受到较多关注的人,说起来,网红和视频主播都不是什么新鲜事儿:最早的网红可以追溯到2003年博客之前以性爱文字出名的木子美,随后就是以古怪造型照片出名的芙蓉姐姐;主播出现比博客略晚,不过当时的带宽只有512k,勉强能看清楚主播的表情。 继续阅读

我们正在变成平庸的一代

【社交与平庸】

如果把Facebook看成社交起始的话,自2004年2月4日以来,社交网站已经发展了12年,在过去的十多年间,社交网站不只成为互联网最集中的入口,也极大地深入到人们的生活之中。与早期新闻、论坛、搜索类服务更像一种工具不同,社交不仅提供了一种能力,更改变了人们的行为方式与习惯,人们越来越多地把沟通交流从现实转移社交网络中。 继续阅读

VR不是内容业的未来

【内容新宠VR】

近来,不论是做电影的还是做游戏的,都开始喜欢上了VR。VR,英文全称Virtual Reality,亦即虚拟现实。虚拟现实是内容创作的一种方式,顾名思义,虚拟现实的影片或者游戏不是拍摄出来的,而是利用电脑技术“做”出来的,打个比方:如果说普通电影是由相机拍照片一样拍出来的,那么虚拟现实电影就是由画家画出来的,只不过,画家画画的笔比较简单,而虚拟现实的设备要复杂很多。 继续阅读

商业之殇

商家为什么要贴钱刷榜

【疯狂的刷榜】

《叶问3》票房因虚排场次造假票房3200万、自购票房5600万被指扰乱电影市场,遭到全国电影市场专项治理办公室的处罚。刷票房其实不是最近才有的事儿,早在多年前买票房、虚排场次就已经是圈内公开的秘密,尤其一些名人跨界做导演、名导演复出、名小说改编等更容易有噱头的电影,媒体或自媒体也曾揭露过,只不过没有像这次这样引起大规模的关注。 继续阅读

大垄断时代谈不作恶

【被金钱裹挟的社交媒体】

百度血友病吧因为“被卖”引起舆论海啸,百度贴吧官方将一些病友吧以每年数十万甚至数百万的价格承包给商业医疗机构,让商业医疗机构成为吧主,从而在贴吧发帖、删帖中拥有控制的主动权,原本是病友们自由交流的病友吧,变成了商业机构可以强行推广的广告吧,更有甚者,一些吧主虚假宣传甚至卖假药,百度贴吧商业化被质疑为“良心大甩卖”。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