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业没落与google崛起

        2005年世界500强排名,沃尔马蝉联冠军,这已经是这个零售巨头自2001年来,第五次荣登《财富》世界500强榜首,零售业正在取代制造业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宰者。

        一般人的印象中,制造业是工业的核心,制造业处在产业链的顶端,是源头,相对来说,零售业是制造业的下游,是从属。常识归常识,没有必然的理由认为,处在产业链下游的就是从属,也没有必然的理由认为,产业中的核心就一定在源头。

        当行业处在初期,生产是产业的驱动力,是决定力量,当生产趋于成熟,生产效率大规模提高,生产便不再是决定市场的力量,面向购买的服务取代生产成为驱动力,零售业成为核心便不奇怪。

        零售业取代制造业实际上代表了这样一个趋势,就是物质从匮乏状态向富足状态的发展正促使产业重心发生偏移,匮乏状态下的卖方市场转化成富足状态下的买方市场。

        任何一种制造,市场都要经历从起步到成熟的过程,成熟的制造业就会没落,就会让位于零售业(服务业),这是个宿命。

        近几年来,信息产业正在被一家叫做google的互联网服务公司抢占风头,正是这一家起步才几年的公司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纳斯达克奇迹,甚至和google有点瓜葛的百度也借了光,google不光是一家上升飞快的公司,还让软件业大佬微软如临大敌。

        信息行业中的软、硬件开发相当于传统工业的制造业,信息服务对应于传统行业的服务。不过,信息业中的制造和服务的概念不像传统工业中那么清晰,软件相关的服务通常和软件的制造(开发)脱不开关系,系统集成实际上是一种应用性开发和服务结合的状况。

        对于信息产业来说,制造业的没落具有很好的警示,意味着未来,信息服务将替代软、硬件制造成为这个信息产业的主导。Keso的it不再重要,有制造业没落的宿命在主导,微软缘何畏惧Google?一文的分析则有些偏颇于战术层面。

        Google与微软展开的竞争,在更大的框架下来看,是一场服务与制造的竞争,当wintel联盟的生产驱动力对于用户已经富足,软件制造业的霸主让位于信息服务业便是必然,偶然的是,google碰巧掌控好了机会。

        上个世纪,微软利用软件优势,让更多的人使用他的软件而成功,而今天,尽管google也推出了一些软件,但真正盈利的那一部分业务并不是用户使用了google的软件。

         微软其实已经意识到了google的威胁,正在改变自己软件提供商的形象,试图向信息服务转移,不过微软似乎对过去难以忘怀,在与google的信息服务竞争中,微软强调产品和功能,而google更注重用户的服务体验。如果不调整策略,宿命将决定微软会在长期的竞争中落败。Google在这一场战争中即便不会成功,最终胜出的也肯定是服务型的公司!

         成熟常常是一些企业或行业的企盼,遗憾的的是,成熟也意味着走出驱动力的舞台,随着产业日渐成熟,决定产业的核心力量将从产业链的上游推进到产业链的下游。

        如果你发现,像用友一样的大型软件开发企业,他的利润还不如一家100人左右的互联网公司,现在你应该不会感到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