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垄断时代谈不作恶

【被金钱裹挟的社交媒体】

百度血友病吧因为“被卖”引起舆论海啸,百度贴吧官方将一些病友吧以每年数十万甚至数百万的价格承包给商业医疗机构,让商业医疗机构成为吧主,从而在贴吧发帖、删帖中拥有控制的主动权,原本是病友们自由交流的病友吧,变成了商业机构可以强行推广的广告吧,更有甚者,一些吧主虚假宣传甚至卖假药,百度贴吧商业化被质疑为“良心大甩卖”。  继续阅读

广告

视频版权生死劫

        视频版权的事讨论了好久,4月下旬,56 的ceo王建军又约圈里几个朋友聊版权的问题,探讨在互联网视频领域,如何做到既保证版权方利益,又能发挥互联网传播优势。我觉得,对于一个视频运营网站来说,版权问题其实分两个层面,一个是现有法律框架下,企业如何发挥版权作用;另一个是,在尊重互联网传播规律的情况下,如何推动立法进步。 继续阅读

学Hulu?没戏!

        07年下半年,视频行业结束了其高速发展期,而到了08年下半年,随着经济危机的蔓延,视频行业则出现了空前的阻力,好在经济危机也大大降低了此前占据视频公司半数以上开销的带宽成本,否则,能有几家视频网站能够扛到今天还很难说。 继续阅读

视频及数字娱乐研讨会[记录]

时间:2009年8月6日下午,地点:互联网协会。

人员介绍。(略)

互联网协会李主任:视频受到关注,3G与新技术的发展将对视频起到推动作用。版权等问题则是阻力。网络版权联盟 将对版权相关问题进行协调,促进新媒体版权健康发展。 继续阅读

视频的格局正在改变

        提到视频,人们更多想到的是互联网视频,脑子里浮现出来的,首先就是网页上的播放框。 

        其实视频的概念应该比这更为广泛,且不说传统的电视,随着有线电视数字化、移动电视(CMMB、DVB等),非标准互联网传播方式的视频正在崛起,随着IP化浪潮的普及,这些既独立又相连的视频服务,将以多种多样的形态丰富我们的视频生活。  继续阅读

视频网站何时雄起?

        2009年,网络视频进入第5个年头,近5年来,视频的发展一直突破人们的想象,从2006年数百家争艳,到2007年遭遇滑铁卢 ,以为该见底的网站运营者打算在2008奥运年证明自己互联网新贵的地位,遗憾的是,08年视频象年初预测的一样,没有突破 ,视频行业从发展形势上走向深不见底的滑坡。 

        在中国互联网发展了10年之后,用3年时间缔造一个新的互联网业务,被再次证明有些异想天开,此前有这种想法的是博客,视频的转机还要熬多久?许多视频网站运营者以迷茫看不清来表达自己的观点,稍显侥幸的是,这种迷茫在互联网领域,还不至于让ceo们恐慌。 

        从P2P网站兴起时,大喊“新媒体”,到分享网站利用社区做“媒体”的事,再到奥运机会金融危机后盈利压力下推进“视频新闻”,或有意或无意,视频网站运营者们一直对“媒体”情有独钟,只是媒体,媒体能成为新业务吗?即便套上“新”的帽子? 

        当然还会有许多人继续许多人,继续成为媒体的价值挖掘者,自媒体、社区媒体、本地媒体等难以说清的概念,在创业者的嘴中时有闪现,我想这些应该有其创新之处,只是他们能够构筑起竞争壁垒吗? 

        互联网新业务想要在既有网络大佬的身边崛起,要么具有与网络大佬们不一样的用户使用特征(如别人是集中访问的媒体形式,你是分散的社区形式),使得已经具有巨大用户入口的大佬无法简单实现用户的迁移;要么具有技术难度,其他的网站即便具有相似的用户使用特征,短期内也难以复制业务。 

        大量的资金当然也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从过去几年视频的发展看,与盲目比起来,大规模现金的作用显得为不足道,视频作为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互联网烧钱游戏,到今天这个样子,已经足以让投资者顿足捶胸。 

        老祝要以商业利润来衡量视频网站,肯定会被视频ceo们归到老土的行列;而谢老keso提出的业务创新的建议,对于已经经历了两三轮以上融资的视频网站,显得有些远水难解近渴;胡狼从传统电视突破的视频方式,不确定性很大,但还有些想象空间;it99的吃喝玩乐,利用视频当工具看来代价会更低。 

        在一个不确定的行业,坏事和好事总是难以划分边界,56网去年被关停1个多月,打击之大不言而喻,但相比于许多视频网站盲目的追求流量,错误只不过是自杀和他杀的区别罢了。在大家追问56被关停的原因时,我的黑色幽默是:“主动降低运营成本”,我想我至少说对了一半。 

       一场意料之外的金融危机,让视频网站们的口水战稍有停息,谁是规模第一,谁挣了更多的钱,似乎并不重要,本来嘛,一个还在念书的小学生因为回家路上多捡到5毛钱难道就比邻居家小朋友更有商业天赋吗? 

       当前,几家视频网站,为了一个极可能被观众骂为垃圾的电视剧,争得吐沫星子乱飞,一个简单的商业购买能如此大动干戈,视频网站的压力之大,可见一斑。 

      56新任ceo王建军公开露面,看来,56要回来了,对于视频行业来说,谁也不希望非商业竞争的意外离场成为规律,56回到地球是视频行业的幸事。 

       据说,一些视频网站自2009年开始,已经可以逐月收支平衡,似乎视频网站已经跌到了地板,该是见底的时候了,5岁,该是慢慢懂事的年龄,视频行业到了去伪存真的年头,从浮躁沉静下来视频网站将在2010年走回上升期,同时,由于创业网站的“教育”,门户视频、电视网站视频已经占有相当的地位,挤去水分的视频行业整体已经到达“地板”,有些网站如果还难以忘记做秀,地板下面会有地窖等着他们。 

        07年我说视频网站集体遭遇滑铁卢的时候,有人说我的结论是错误的,3年后的今天,视频网站的迷茫无需争论,而现在,确实到了视频网站开始认真也可以认真做事的时候了。

视频播放器的迷途

这几年,有个视频播放器非常流行,几乎成了攒机必备软件,那就是“暴风影音”,暴风的流行原因只有一个,通吃各种格式的视频。

通吃的神通在那里?谜底可能像魔术揭秘,说出来会让人失望,暴风只不过是在你安装软件的时候,把网络流行的解码器全部给你装上而已。这确实让人大迭眼镜,但却是神通中的简单事实。

另一桩视频播放器的故事发生在十几年前,90年代中期,随着VCD碟片的流行,人们开始把电影院“搬”到了家里,用计算机光驱看VCD电影成为时尚,年轻人热衷于买盗版碟或者租碟,因为制作质量或划痕等原因,播放并不总能那么流畅,VCD年代,好的播放器最重要的几乎就是容错能力,拿个碟片就能放才是硬道理,当时有个流行的播放器就叫“超级解霸”,成功首要原因就是不挑碟。

简便就是硬道理,这是两波视频播放器成功的共同之处。

作为一个工具,暴风影音无疑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从商业上看,却未必是一个值得称道的例子。

使用上,暴风是一个标准的软件工具,它为用户提供一项明确的功能:播放视频,且通常能让用户非常满意。而从商业运营来看,它却不象一个软件,不需要购买授权(license);也不象一项互联网服务,不需要用户按期支付信息费(服务费)。暴风影音软件更像是通过互联网发布的一个特殊的免费“内容”,这个内容恰巧能够被用户反复地“读”(用来读其他视频文件)。

与VCD年代的超级解霸一样,暴风影音也是播放本地视频,只不过超级解霸播放更多是买来的VCD光盘,而暴风影音播放的更多是存放在本地的视频文件,这个可以统称为离线播放。

暴风影音也与VCD年代的超级解霸不同,暴风影音虽然也是播放本地视频(存放在本地计算机而不是互联网上),但暴风播放的视频是从网络下载的,如果网络条件较好,理论上,可以实现一边下载一边播放,忽略掉下载与播放之间浪费的时间,暴风的这种播放方式未尝不可以看成(准)在线播放方式。

看上去,暴风影音出路似乎很明确:从离线播放到在线播放。遗憾的是,暴风加BT下载的准在线播放方式早就有了占位者:P2P视频播放。04年前后兴起的P2P视频直播已经先走了一步。暴风影音要想抢占在线播放市场,需要重新起步。

播放器的困惑并不只是暴风影音,对于早在04年就起步P2P视频直播的在线播放器,虽然有省服务器带宽,更容易支持高码流高清播放的优势,但还是被后起的基于flash技术的点播,数以千计的视频分享网站,利用成本更高昂的flash点播技术,很快在规模上超过了P2P播放,从播放器的角度看,P2P在线播放器输给了flash点播播放器。

P2P难以规模化,最简单的原因是播放器不统一,不同提供P2P内容服务的网站,提供的P2P技术平台不一样,用户无法在不同的P2P内容服务商之前平滑迁移。Flash点播则不同,采用flash技术架构的网站之间,用户只需要在一个网站上更新了技术组件,几乎不需要任何调整,就可以没有门槛的到另一个网站上播放内容。

很显然,更高清晰度、更省钱败给了“简便”。

2006年底,当joost出现的时候,尽管此时中国P2P直播早就开始了,但还是引起了国内一波joost克隆潮 ,这不仅仅是反映了创新不足而更多反映了信心的缺失。当2008年joost宣布停止终端软件下载,转而要与后起之秀hulu竞争网页视频播放时,我们知道,“简便”在这个越来越快的互联网世界多么重要。

2009年已经过了1个多月,在视频行业泡沫与金融危机的双重压力下,视频行业正经历痛苦的洗牌,尽管在很大的程度上,第一波视频创业公司面临全军覆没的可能,在这个冷酷的冬天里,数字电视、手机3G将给视频互联网注入新的动力,传统媒体(电视台、广播电台、新闻报纸)的网站也将加入这场旷日持久的竞争。

透过播放器的迷途,刘欢的那首《从头再来》轻轻飘过,“昨天所有的荣誉,已变成遥远的回忆,勤勤苦苦已度过半生,今夜重又走入风雨”,我们依稀看到网络视频的无限精彩。